苹果美区id后缀

从上海到深圳,从科创板到创业板,辉芒微实控人许如柏的内心恐怕依然惴惴不安。

辉芒微曾在 2021 年底计划冲刺科创板,但谁曾想,2022 年 1 月 7 日就被抽到 现场检查 这颗 核炸弹 。

现场抽查的威慑力有多大,曾有一家芯片拟上市企业面对现场调查时2023美区苹果id注册方法,吓到删除了 ERP 日志;还曾出现了被抽中的 16 家企业连夜撤稿的景象。

许如柏以及保荐人中信证券无疑是恐惧的,因为 17 天后,辉芒微就主动撤回了科创板 IPO 材料,成为 落跑新娘 。

然而,仅仅一年多后,许如柏就再次带领辉芒微转战创业板。无法直面现场检查的辉芒微,有何勇气再战 IPO?

这一天,辉芒微主动撤回了科创板上市申请,而就在 17 天前,公司 不幸 被证监会抽中进行现场检查。

据证监会披露,现场检查共有 7 种手段。包括检查生产经营场所、资金流水,仓储记录,会计凭证等文件,对业务和会计信息系统进行穿行测试;问询董监高和员工;走访重要客户及供应商;核查中介机构工作底稿;以及其他必要措施。

有瑕疵的企业最怕一笔一笔一单一单地调查,即使再高超的 财务化妆术 也会被拆穿。有业内人士称,现场抽查就像是一场 捉鬼游戏 ,每一种手段都有可能让 问题企业 原形毕露,他们的上市之梦也随之夭折。

据统计,2021 年 2 月 24 日,证券业协会的一次 IPO 信息质量抽查中,20 家 IPO 申报企业中竟然有 16 家企业主动撤退,占比达到了 80%。

根据当时的招股书,辉芒微的营收从 2018 年的 1.2 亿增长到 2020 年的 3.1 亿,2021 年上半年为 2.3 亿元,扣非净利润也呈现持续增长状态。

公司主营 MCU 等集成电路产品,下游应用在智能家居、家电、医疗设备等产品,打入了小米、LG、苏泊尔、美的、海信等多家知名品牌的供应链。

而且,公司号称拥有 70 项技术专利,其中国内 62 项,美国专利 8 项。辉芒微还借此荣获 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 等称号。

按理说,拥有知名企业品牌背书,诸多专利、荣誉在手,辉芒微的产品质量和技术水平应该不成问题,但许如柏为何会如此恐慌 ?

2021 年 5 月,彭娟任辉芒微财务总监苹果美区id后缀,显然是为了冲刺科创板而来,但蹊跷的是,就在 2022 年 1 月 24 日撤回上市申请后的 2 月份,彭娟就离职了。

四个月后,曾在梅花生物工作的李勇刚入职,他先担任总经理助理,后于 2022 年 10 月任公司财务总监。

从招股书可知,彭娟的月薪约为 7 万元,而李勇刚为 10 万元,高薪聘请财务总监,显然是为了再一次征战 IPO。

但上市期间,董监高的更换是一个极为敏感的问题,特别是财务负责人。而辉芒微 CFO 闪电离职,再加上临场退缩以及 IPO 的时间点,很难不引发外界的各种揣测。

一批芯片类企业登陆资本市场,成为资本追逐的香饽饽,并取得了超高估值。许如柏也期望搭上硬科技的 末班车 。

辉芒微由许如柏和邓锦辉创建,二者在美国硅谷工作多年。许如柏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,此后在伯克利分校攻读博士学位,毕业后在业界大名鼎鼎的贝尔实验室以及 AMD、菜迪斯半导体工作。

但集成电路产业极为庞大,既有高端芯片也有低端芯片。而辉芒微主营的 MCU(微控处理器)、EEPROM 存储器、电源管理器等并不算什么高端芯片,和高通的基带芯片、三星的存储芯片和英伟达的 AI 芯片相比,处于金字塔的底端。

src=公司产品主要用于智能家居、家电、手机充电器等内部,兆易创新、聚辰股份、中颖电子、芯朋微、普冉股份等上市公司均是辉芒微的竞争对手。

苹果美区id后缀

和友商相比,公司的毛利率始终低于可比竞争对手。以核心产品 MCU 为例,辉芒微的毛利率低于平均值,远低于行业龙头兆易创新。

src=招股书中,辉芒微也坦承: 公司 MCU 产品通过主打性价比策略,为客户提供同等性能、价格更优的产品,以拓展更多客户资源。

可以看出,所谓的芯片高科技企业的市场策略是 高性价比 ,这和英伟达、三星、苹果等科技巨头以技术实力高额利润的商业模式大相径庭。

市值观察翻阅两版招股书(科创板和创业板)还发现,即便是公司引以为傲的技术专利,也出现了前后表述的差异。在最新的招股书中,公司将专利均改为 已授权专利 。

到底是自研,还是授权,还是两者皆有,从最新的表述看, 已授权专利 显然是打了折扣的。而且,公司的研发费用率显著低于可比公司。

与此同时,实控人许如柏家族十分神秘,除了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,几乎很难查到这位拥有美国护照的香港籍创始人的其他信息。

而许如柏的弟弟 JONATHAN HUI 亦是公司个人股东,他的国籍表述前后不一,令外界起疑。

最新的招股书中显示,JONATHAN HUI 为中国香港籍,并持有美国护照;但在此前的资料中,他的身份则是中国香港籍,同时拥有美国国籍。而辉芒微在最新的申报稿中并未对此进行解释。

另外,公司原控股股东为 FMD BVI,是一家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外资企业。

一方面,辉芒微跟投资人签署了对赌协议,科创板撤单后,与投资人暂时解除了对赌协议。

然而二次冲击上市时,这个对赌协议又 死灰复燃 ,如果再次失败,对赌风险还会恢复。按照协议,可能会导致实际控制人的回购义务,从而引发公司股权结构发生变化。

经历 2022 年的 缺芯潮 后,芯片行业从 缺货 到 去库存 。世界半导体贸易统计组织(WSTS)发出预警,预计 2023 年半导体市场容量将同比减少 4.1%,降至 5565 亿美元,进入周期调整阶段。

而为了稳定业绩波动,许如柏不惜牺牲盈利。主力产品 MCU 单位成本增长了 16.43%,但单价仅提升 2.89%,毛利率自然降低。

即便如此,公司 2022 年实现营收 4.79 亿元,同比下降 11.90%,归母净利润 1.12 亿元,同比大幅下滑 32.41%。

此外,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恶化情况更为严重,直接从 2021 年的 1.5 亿元掉到 -610 万元苹果美国id账号2,反映产品景气度的产销率也持续下滑,MCU 产销率从 2020 年的 101.62%,一路下滑到 2022 年的 86.77%。

可以看出辉芒微受行业周期波动非常明显,而且自愿牺牲毛利率的做法,也反映出公司产品并非所谓的 高门槛 行业,更像是红海竞争。

考虑到公司以 高性价比 为经营策略,在行业调整期,不排除继续降低售价的可能。

作为一家 Fabless 型的芯片设计企业,公司负债率仅有 10% 出头,手握现金、金融资产及应收票据账款总计超 5.8 亿元。

src=src=且筹划上市前,许如柏等股东向华胥基金、越秀智创、越秀金蝉、远见新欣转让所持股份,套现 2 亿。公司并不缺钱,却为何要融资 6 亿?

种种问题萦绕在辉芒微身上,而且公司有临阵逃跑的前科,转战创业板,许如柏难道就不担心深交所的现场检查?

A 股 IPO 就像一个财富的修道场,妖魔鬼怪终会现形。曾经惧怕现场抽查,如今新旧问题缠身的辉芒微要想通过深交所的审查,恐怕并不容易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5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